劲宝看起来却完全不在乎,她太小了,除了不喜欢痛之外,对其他的事情没办法理解,也不需要理解。

  “粑粑,看电视!”

  “恩。”叶淼忍住心酸,把视线投到电视上,具体播放什么他压根就没注意。

  劲宝心里有些着急,电视里明明在播放点心,难道粑粑看了之后根本没注意到今天是吃蛋糕的日子嘛!

  “粑粑!电视!”她提高音量,心里委屈,眼眶都包了一包泪,在她心里,粑粑是无所不能的,一旦不回应,那只有一个愿意你,故意的,呜呜呜!

  叶水墨反应比较快,盯着电视看很快就想到女儿的意思,勉强带出笑容,“到了劲宝吃蛋糕的时间了啊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劲宝乖巧点头,却是看着粑粑,粑粑不同意,还是没蛋糕吃。

  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叶淼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,对着那张笑得开心的脸,却只是显示得那伪装更加的无力。

  “圆圆,扁扁,漂亮!”劲宝比划。

  两夫妻有点楞,他们本来就不是特别喜欢吃甜食的人,而且这比喻有点抽象。

  劲宝继续比划,“月亮,游泳圈,好吃!”

 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叶水墨用眼神像丈夫示意,后者摇头。

  路过的护士也进来猜了,几人绕着一个孩子猜孩子要吃什么甜品,但是猜到最后全部阵亡,还是海子遇放心不下两人,特意留了下来,听了劲宝的描述,想了一会。

  “是不是马卡龙啊?”

  大家调出照片,劲宝一看见照片眼睛都放光了,仿佛下一秒照片里的东西立刻就会跳出来似得。

  叶淼立刻打电话让属下去买,顺便还买了全护士站的,看着众人乐呵呵的样子,他却走到一旁,独自抽烟。

  说实话,他不愿意向王飞飞妥协,也曾经询问过医生是否像上次一样就会有效,但医生也表明,如果到后期器官衰竭得太过于厉害,那么就是回天乏术的。

  王飞飞的作用,实际上就是起到一个精神支柱罢了,正是如此,他才忌惮良多,这也是对方能够如此嚣张的原因。放弃这个孩子,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,但人总是要接受现实,如果有一天孩子必须“走”了,那么就让她走吧,或者当后期,孩子实在是太过于痛苦的时候,是否他们坚持

  救着孩子已经对她是一种伤害?

  烟烧到了烟嘴,手指被烫,他只是把烟头碾灭,叹了气。

  隔天,叶初晴把所有人都叫到了一块,众人沉默,因为知道要说什么。

  “我觉得把孩子送到飞飞那里生活一段时间,只是一段时间,毕竟我也不知道,怎么就她可以救劲宝,而亲生妈妈不可以,难道是因为怀上劲宝的是她的缘故?”

  她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是看着叶水墨的,似乎在说如果当初要是怀孕的是她,那么今天就算劲宝有事,也不会牵扯到外人。

  “姑姑,不是她的错,当初从头到尾都是我坚持不让她怀孕。”叶水墨皱眉,这么明显把责任都推到爱人身上,这很过分。

 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,海卓轩只好从中调停,“还是直接说正事吧,老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再缓缓?”“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?”叶初晴反问,颇有咄咄逼人的感觉,海卓轩闷着气不说话,要是他说一句,对方可以用一百句来诘问他,吵不过,劝说不赖哦,他能够怎么

  办?

  “水墨,你去照看劲宝。”叶淼忽然开口。

  在这里决定这种事,没有人会比她更加煎熬,若是这个决定一定要由人下,那也不会是她,而是他。

  叶水墨哑口无言,心里很害怕,明明知道可能是一个结果,自己也是往那方向想的,但是一旦要付诸实践,就怕得不行。

  “去吧,我很快就去找你。”叶淼温柔道。

  医院,劲宝送去做治疗,她望着窗外已经熟悉的景色,心里什么也没想,但又乱糟糟的想了很多。

  究竟什么才是幸福呢?有人觉得只要有钱就是幸福了,有人觉得能够长命百岁,儿孙满堂也是幸福,她觉得只要一家人每天快乐的生活在一起,那就是幸福。

  可是不是因为这种冤枉已经是奢求,所以才会那么难以实现,在实现的道路上还要翻山越岭,到不了边。

  “水墨?”

  她吓了一跳,因为想得太入神了,没发现身后站着人。

  “你啊。”叶淼帮她拨开沾在后颈的碎发,把人拉离窗户,现在可7月份,虽然不比6月份热,但这个时间站在那里晒太阳,不觉得热吗?

  叶水墨摇头,因为人都说幸福的感觉都是温暖的,所以她才站在那里,想要体会一把幸福,一种温暖而已。

  “我同意了。”叶淼看着他,一字一句。

  如果需要一个人点头去做这个坏人的话,一定是他。现在马家和王家联手,叶氏确实比不过,这一点恐怕马俊和王飞飞都清楚,马俊虽然心眼不坏,但是他是一个商人,能够挤掉叶氏当上东江市企业大头这种事,情理之外

  ,道义之中,他不会不舍得,当初如此短时间内就决定并且把亲妹妹的股份都拿到手就可以证明。

  现在,叶氏不仅对马家构不成威胁,一旦马家和王家联手要对叶氏不利的话,那届时叶氏可谓会遭遇重击。

  虽然现在在p市计划里,叶氏还是不可或缺的一环,马俊绝对不会轻易的就听王飞飞挑拨,但未来等于是一个定时炸弹。

  还有一点,王飞飞能够暂时救劲宝,他为人父亲,又怎么能够真的做到铁石心肠?而且再这么下去,看着孩子一天天衰落,身旁人的灵魂仿佛也一起被带走了。

  “啪。”叶水墨打了他一巴掌,却用更快的速度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
  这是他们做人父母,却保护不好孩子应该有的惩罚。

  “……”

  王飞飞是高兴的,尽管看到孩子的时候心有些酸,但归根结底还是高兴的,自然帮得心甘情愿。

  手术室外,她和劲宝同时被推进去,她不需要麻药,但是长针刺入骨髓的时候也很疼,她咬着牙忍受,偏头去看整个身体都陷入床单内的小孩子。

  她对孩子是有类似母亲的情感的,没有哪个女人能够狠心下来一点都不关心身上掉下的肉,而且那还带着叶淼的骨血。

  只能说,她爱这个孩子,但是想爱的,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,多到孩子都无法让她满足,所以她去选择更想要的而已。

  “只要我一直这么做,她就能活吗?”

  “不一定,到期会出现肾功能损害,可出现肾病综合征,表现为尿中大量蛋白,浮肿,低蛋白血症或出现尿毒症,严重者可出现肾功能衰竭而致死亡。”

  死亡?王飞飞抖了抖,那个词离她太遥远了,却离那个孩子很近,不过多亏了这个孩子,或许以后她都会考虑不要孩子。

  剩下的时间她都是沉默的,沉默的忍受着疼痛,聊以安慰,当做这些是对孩子的付出。

  当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时,她还能听见叶初晴着急的声音。

  闭着眼睛休息,她知道这时候绝对不会有人来看望自己的,估计叶家人都想她死吧。

  听见脚步声,她微微诧异的睁开眼睛,对上叶水墨的眼睛。

  “你可以救她的,对吗?”叶水墨需要得到确认。

  王飞飞想着医生的话,却笑了,“对,只要我有,她就能活。”

  这话或许仔细想一想都能找到破绽,只要去查一查都能清楚有没有夸大,但叶水墨却露出松了口气的感觉,她什么都可以委曲求全,只要孩子好好的就行。

  说也奇怪,在手术后,劲宝身体的水肿也消了,或许还有药物控制,肾脏衰竭的情况竟然也有好转,饭都多吃了小半碗。

  保姆在喂她吃饭,看到叶水墨和叶淼身后跟着一个不算陌生,但似乎绝对不会在这里出现的人,有些惊讶。

  “粑粑麻麻。”劲宝伸手,自从生病之后,她就超级喜欢拥抱,每天一看到叶水墨叶淼,一定是要抱个够本的。

  叶淼把人抱起,颠了颠,“重了。”

  劲宝很认真的犹豫了下,看着自己的小青蛙饭碗,思索是不是要吃得少一点,再少一点,不然粑粑就抱不起来了。

  “劲宝乖。”王飞飞笑眯眯的,“还记得我吧,陪你玩过的。”

  劲宝想了想,很诚实的摇头,她是真的不记住了嘛。

  王飞飞一愣,有些不开心,不过更多的是无所谓,毕竟孩子才两岁。

  “我要抱她。”

  话一落,叶水墨想出声,声音到口的时候狠狠掐了自己小臂一下,因为这个女人可以救孩子,所以她要无限忍耐。

  叶淼挑眉,把孩子递给她,王飞飞一接过,只感觉手臂沉得不行,孩子都从胸口滑到肚子了。

  眼看着孩子都要掉了,叶水墨熟门熟路的接过,牢牢把孩子抱在怀里,这两年除非是上班时间,她都是亲自抱孩子,所以练就了一手臂的力道。

  要论对孩子感情深不深,她不会比有血缘关系的那方少一丁半点。

  劲宝还以为刚才是游戏呢,玩得很开心,很想再来一次。

  叶淼把闹腾的孩子接过,叶水墨就去逗弄孩子,保姆拎着孩子的小书包站在后面,完全就是一家三口温馨的样子。

  王飞飞觉得有些刺眼,转身就走。“我想和孩子再说几句话,让她过去了能乖乖听话。”叶水墨忽然开口。

欢迎大家访问:虾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mxiaoshuo.com/book/63131/2755/